香港马会

2018年7月11期-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发布时间:2018-08-04 16:27 来源:香港马会                       浏览:

  11/07/2018 - 跑马地

  草地

  (第1,2,3,4,5,6,7,8场)

  好地至快地

  度地仪指数 : 2.70竞赛董事小组:

  李家祥博士赛事主席蔡克刚先生祁礼谦先生首席受薪董事韦敦彦先生受薪董事布杰华先生受薪董事郭子贻先生受薪董事廖衍纶先生受薪董事第 1 场 (789) 精彩让赛 (第一组) 第五班 1650 米起步后不久,「生力军」被「欧洲之星」碰撞,当时「欧洲之星」向内斜跑。

  「荷兰风车」、「万霸驹」及「金禧足球」自外档出闸后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首次跑过终点时,「生力军」在向内移入至「心中有善」之后以取得遮挡之际一度收慢避开该驹的后蹄。跟随其后的「万里威扬」因而收慢避开「生力军」的后蹄。

  接近九百五十米处时,跑来抢口的「电讯太神」勒避「大地威龙」的后蹄。其后,「电讯太神」持续靠近「大地威龙」的后蹄竞跑。

  跑过六百五十米处时,由于「电讯太神」向外斜跑,因而与「万里威扬」紧迫竞跑。这导致「万里威扬」在没有遮挡下走外叠。

  跑过五百米处时,「万里威扬」在「生力军」之后处于窘境,当时「生力军」在靠近「欧洲之星」的后蹄竞跑之际向外斜跑。

  跑过四百五十米处时,「万里威扬」再度在「生力军」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当时「生力军」移至「欧洲之星」外侧。

  「自由飞翔」于直路早段颇为难以望空。

  接近一百五十米处时,「金禧足球」向内斜跑,并且挨擦「荷兰风车」。

  趋近一百米处时,「万里威扬」与「自由飞翔」紧迫竞跑。

  莫雷拉(「自由飞翔」)承认一项不小心策骑〔赛事规例第100(1)条〕,事缘在趋近二百米处时,他容许坐骑在尚未带离「欧洲之星」时向外斜跑,导致该驹受阻碍及被带向外跑压向「电讯太神」,「电讯太神」因而亦受阻碍及失去应有的跑线。「金鹿」因而向外移出避开「电讯太神」。考虑了有关情况,小组认为适当的罚则是判罚莫雷拉十八万元。

  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心中有善」及「电讯太神」,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万里威扬」、「自由飞翔」及「金禧足球」均须抽取样本检验。

  第 2 场 (790) 我来也让赛 (第一组) 第四班 1200 米「真心意」于起步时向内斜跑,碰撞「鑽石达人」。

  「财帅」出闸笨拙,向外斜跑并碰撞「鑽石巨匠」的后躯。

  自外档出闸的「真汉子」及「超然」均于起步后不久收慢及在马群之后切入以取得遮挡。

  过了一千米处后转弯时,「鑽石巨匠」开始抢口及数度昂首。

  过了六百米处后转弯时,「鑽石巨匠」在靠近「常丰裕」的后蹄处于窘境时昂首。

  「财帅」于直路早段在催策下内闪。

  趋过一百米处时,「鑽石巨匠」一度在「常丰裕」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当时「常丰裕」在催策下向外斜跑。

  小组押后宣佈覆磅完毕,以考虑「雷霆导弹」是否获公平出闸。听取了司闸员施百厉的证供及观看过赛事影片后,小组发现,「雷霆导弹」于开闸的同时一对前脚并举,其后向后踢脚,导致失地。由于小组认为「雷霆导弹」的行为是在开闸时发生,而且考虑到并无任何外在因素阻止该驹与马群同时起步,因此小组裁定该驹已获公平出闸及被视作出赛马匹。「雷霆导弹」必须经闸厢测试及格后,才可再次出赛。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雷霆导弹」,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雷霆导弹」、「赤水神驹」及「索先生」均须抽取样本检验。

  第 3 场 (791) 君皇鹰让赛 (第一组) 第四班 1000 米抵达起步点后,「劲皇子」更换繫舌带。

  「日日笑」出闸仅属一般,其后不久在「要风得锋」与「劲皇子」之间受挤迫,当时「劲皇子」被「提款机」挨擦后向外斜跑。

  「人和家富」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劲飞宝宝」。

  接近七百五十米处时,「提款机」在「日日笑」内侧受挤迫之际收慢,当时「日日笑」在「劲飞圣」(梁家俊)向内移入时迅速推进至该驹内侧,继而被「劲飞圣」带向内跑,其后进一步向内斜跑避开该驹。儘管小组认同「日日笑」在「劲飞圣」起初已带离该驹后才推进,但仍谴责梁家俊,并告诫他须确保在转换跑线时留意阵上形势的变化。

  趋近七百米处时,「劲皇子」在「提款机」与「南庄宝宝」之间的窄位竞跑。

  过了六百米处后,「南庄宝宝」在没有遮挡下走外叠。

  「繁荣富强」是晚首次上阵,被查询有关该驹的骑法时,祈普敦表示,赛前预期是晚赛事的步速会十分快。他说,他获指示自大外档出闸后于早段收慢「繁荣富强」,并佔取有遮挡的位置。他说,由于赛事步速可能会快,他希望能佔取大约中间有遮挡的位置。儘管「繁荣富强」出闸笨拙,但仍算令人满意。他于早段持续走外叠以评估在大约中间会否有可取得遮挡的位置。他说,在其内侧的「胜利宝石」在此阶段正受大力催策,而鉴于早段各驹所分佈的位置,他认为倘若尝试佔取中间位置,坐骑将会走外叠,并且很可能没有遮挡,因此他选择于趋近八百米处时收慢「繁荣富强」,佔取「喜菜」之后的后列位置。他续说,于中段跟随该驹后,他于转直路弯时开始催策「繁荣富强」,并于入直路时移至「喜菜」外侧。他说,他曾考虑过尝试将「繁荣富强」移至「劲皇子」外侧,但当时「南庄宝宝」居于坐骑外侧,而他留意到「劲飞宝宝」居于「南庄宝宝」外侧,因此他并不认为他能够将「繁荣富强」移至「劲皇子」外侧而不对该两驹其中一驹构成干扰。他说,接近二百五十米处时,他将「繁荣富强」向外移出以跟随「人和家富」,儘管落后该驹一段距离,而此时他认为最佳选择是佔取「人和家富」内侧位置,而该位置处于「人和家富」与「喜菜」之间,将可让坐骑跟随头马「劲飞圣」上前。他说,虽然他留意到「人和家富」外侧有空位,但他觉得「繁荣富强」推进至该位置时,有可能因其中一驹斜跑以致空位消失,因此他觉得较大可能望空的选择是在「人和家富」内侧取位。他说,当他让「繁荣富强」准备就绪佔取这位置时,「喜菜」于趋近一百米处时被「日日笑」带向外跑,导致「繁荣富强」在「喜菜」之后处于窘境。他持续力策坐骑直至过了五十米处后,但由于「繁荣富强」在末段未能望空,他因而未能力策坐骑至终点。「繁荣富强」的练马师贺贤证实,他认为是晚赛事的步速会十分快,故此虽然「繁荣富强」在香港的试闸中展现不俗的前速,但他认为倘若该驹在催策下居于前列位置竞跑,将有很大机会在没有遮挡下走大外叠。因此考虑到「繁荣富强」今仗首次在港上阵,他认为若未能取得遮挡,将会不利该驹于末段以劲势冲刺,他因而指示祈普敦尽可能佔取第三叠有遮挡的位置,但他不知道「繁荣富强」会否因此居于马群之中。他说,儘管「繁荣富强」是晚排在大外档出闸,但由于该驹于是赛前的试闸表现让人欣喜,他预料该驹会交出良好表现,并据之告诉马主「繁荣富强」是晚会有好表现。小组告诫祈普敦,他策骑「繁荣富强」的方法,尤其是在直路上的骑法,已引起小组关注,而他决定不佔取「人和家富」与「劲皇子」之间的位置更让小组曾考虑是否须指控他违反一项重要的赛事规例。小组严厉谴责祈普敦,并告诫他必须确保其骑法不会导致其争胜或取得最佳名次的意图受到质疑。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繁荣富强」,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兽医于赛后应练马师苏保罗的要求替「提款机」进行内窥镜检查。兽医表示,是项检查显示该驹的气管内有很多血。「提款机」必须通过兽医检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提款机」、「劲飞圣」及「威先生」均须抽取样本检验。

  第 4 场 (792) 开心之星让赛 (第一组) 第四班 1650 米「华美之宝」于七月十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左前蹄不良于行)着令退出。「华美之宝」必须通过兽医检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精选直前」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川河领驹」,当时「川河领驹」向外斜跑及碰撞「事必获利」,而「事必获利」则同时被「善财到」触碰。「善财到」出闸笨拙,其后被「悦目星光」带向内跑。

  自外档出闸的「越跑越好」及「勤德兼备」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跑过千六米处时,「川河领驹」在「事必获利」(李宝利)与「精选直前」(梁家俊)之间受挤迫之际收慢,当时「事必获利」将头转侧及内闪,而「精选直前」则向外斜跑。小组告诫李宝利及梁家俊,他们须确保尽早採取修正措施以阻止坐骑斜跑及对其他马匹造成干扰。

  跑过千三米处时,「事必获利」开始十分难以稳定走势,在靠近「盈丰骏驹」的后蹄处于窘境时昂首。

  过了九百米处后,「事必获利」在没有遮挡下走外叠。

  进入直路时,「君子承诺」在「善财到」之后处于窘境。

  被查询时,梁家俊表示,他获指示让自有利档位出闸的「精选直前」尽可能居领放马之后的位置。他说,花了一段时间带离内侧的「君子承诺」后,他于首次跑过终点时开始收慢坐骑,以让「善财到」超越「精选直前」。他说,然而「善财到」其后被其骑师收慢,而当该驹未有上前领放之际,「精选直前」开始抢口,他起初未能约束坐骑以尝试取得有遮挡的位置。他说,当「烽烟四喜」于过了千二米处后绕过「精选直前」推进时,他再次收慢坐骑以取得「烽烟四喜」之后有遮挡的位置,当时该驹在催策下领放。他又说,在被「烽烟四喜」超越后,「精选直前」再次开始难以稳定走势,他须勒避该驹。他说,当他这样做时,他别无选择,只能移至「烽烟四喜」的外侧,皆因「精选直前」踏中该驹的后蹄。他说,这导致「精选直前」须在没有遮挡下于领放马的外侧竞跑。

  被查询时,见习骑师潘明辉表示,他获指示于直路上将「勤德兼备」移至马群外侧冲刺。他说,他留意到「悦目星光」沿途走第三叠,而由于他于过了五百米处后跟随他认为是仗甚具争胜机会的「川河领驹」,他选择在转直路弯时继续跟随该驹,皆因他相信该驹可带领坐骑上前。他说,由于「悦目星光」一直走第三叠,他预期该驹或会转弱,从而让「勤德兼备」有机会移至「川河领驹」的外侧,并如指示般在马群外侧冲刺。他又说,然而在转直路弯时,「川河领驹」须受力策,未能以劲势冲刺,因此他须移至「川河领驹」的内侧以尝试望空。他说,「勤德兼备」前方无路可上,他因而受困而未能望空,直至过了一百五十米处后他才能将「勤德兼备」从「事必获利」之后向外移出以望空。小组告诉见习骑师潘明辉,其解释将会被载入报告。

  被查询有关「川河领驹」令人失望的表现时,莫雷拉表示,赛前预期自第四档出闸的坐骑将可佔取中间或中间之前的位置。他说,跃出时受阻碍后,「川河领驹」儘管受催策,但不愿在「精选直前」与「事必获利」之间推进。他说,于过了千六米处后受干扰后,「川河领驹」居于较赛前预期为后的位置。他又说,「川河领驹」于中段走势令人满意,然而,于转直路弯时,坐骑对其催策毫无反应,未能以劲势冲刺,表现令人失望。是赛大热门「川河领驹」包尾过终点,小组认为该驹表现难以接受。「川河领驹」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检验后,才可再次出赛。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川河领驹」,内窥镜检查显示该驹的气管内有很多血。

  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善财到」及「烽烟四喜」,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川河领驹」、「永益善」及「悦目星光」均须抽取样本检验。

  第 5 场 (793) 甜橙让赛 (第一组) 第三班 1800 米「多项领先」于开闸时以后足竖立,因而失地甚多。「多项领先」必须经闸厢测试及格后,才可再次出赛。

  「威利热流」出闸仅属一般。

  起步后不久,「旅游首席」及「南庄加宝」均在「劲有波幅」与「动力飞鹰」之间受挤迫,当时「动力飞鹰」在出闸笨拙后向内斜跑。在此宗事件中,「南庄加宝」碰撞「旅游首席」的后躯,「旅游首席」因而失去平衡及向外斜跑后被修正,并导致「南庄加宝」踏中「旅游首席」的后蹄及失蹄。

  「鹊桥飞渡」自大外档出闸后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过了千二米处后,「欢喜心」在没有遮挡下走外叠,跑过八百五十米处时获许上前,于跑过七百米处时取得领先。

  接近五百五十米处转弯时,「动力飞鹰」在「多项领先」之后处于窘境。

  进入直路时,「南庄加宝」在移至「威利热流」外侧以望空之际靠近该驹的后蹄处于窘境。

  接近二百五十米处时,「多项领先」在推进至「旅游首席」与「开心骏马」之间的位置之际紧迫竞跑。

  接近终点时,「威利热流」在「南庄加宝」内侧紧迫竞跑,因而未能被力策至终点。

  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琴心星」,发现该驹心律不正常。「琴心星」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检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多项领先」及「闪电王」,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琴心星」、「南庄加宝」及「腾煌」均须抽取样本检验。

  <12/7/2018 兽医报告增补>表现欠佳的「琴心星」于赛后曾由主任兽医(赛事管制)检查,当时他说发现该驹心律不正常。主任兽医(赛事管制)今晨在练马师方嘉柏的马房再次检查「琴心星」时,发现该驹左前腿不良于行。正如竞赛事件报告所述,「琴心星」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检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表现欠佳的「多项领先」于赛后曾由主任兽医(赛事管制)检查,当时他说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主任兽医(赛事管制)今晨在练马师告东尼的马房再次检查「多项领先」时,发现该驹一对前蹄球节疼痛。正如竞赛事件报告所述,「多项领先」必须经闸厢测试及格后,才可再次出赛。此外,「多项领先」亦必须通过兽医检验。

  表现欠佳的「闪电王」于赛后曾由主任兽医(赛事管制)检查,当时他说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主任兽医(赛事管制)今晨在练马师霍利时的马房再次检查「闪电王」时,发现该驹左前腿不良于行。「闪电王」必须通过兽医检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第 6 场 (794) 共创未来让赛 (第一组) 第三班 1000 米抵达起步点时,「威风霸皇」被发现右前腿不良于行。兽医认为「威风霸皇」不适宜出赛,小组按照兽医意见着令该驹退出。「威风霸皇」必须通过兽医检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积极皇」出闸笨拙,继而被「上浦勐将」碰撞,当时「上浦勐将」向内斜跑。其后,「上浦勐将」收慢以取得遮挡。

  起步后不久,「欢乐家庭」向外斜跑,碰撞「积极皇」,两驹因而双双失去平衡。

  自外档出闸的「开心大师」及「心慷慨」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接近五百五十米处转弯时,「乐满家」与「大风暴」紧迫竞跑。

  「八进」于接近四百米处时被稍微向外斜跑的「积极皇」(见习骑师潘明辉)碰撞后,急促向外斜跑避开该驹,导致跟随「八进」的「上浦勐将」大力勒避该驹的后蹄,于转直路弯时走大外叠。小组告诫见习骑师潘明辉,儘管在此宗事件中,其坐骑未有大幅度斜跑,而「八进」对触碰的反应过大,但无论如何,小组仍就他对正在转弯的马匹用鞭而警告他。其后,「上浦勐将」收慢。小组裁定,虽然「上浦勐将」大败而回,但由于该驹被迫大力勒避,因此不採取进一步行动。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上浦勐将」,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跑过三百米处时,「乐满家」向外移出以望空,挨擦「忠心美丽」。

  趋近二百米处时,「开心大师」向外移出以望空,「心慷慨」因而向外移出避开该驹的后蹄。

  接近终点时,「叫关健康」在「忠心美丽」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因而于末段未能被力策。

  「叫关健康」于大部分途程在没有遮挡下走外叠。

  「八进」包尾大败而回,小组认为该驹的表现难以接受。「八进」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检验后,才可再次出赛。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八进」,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叫关健康」、「乐满家」及「大风暴」均须抽取样本检验。

  第 7 场 (795) 首饰太阳让赛 (第一组) 第二班 1200 米「好吉利」于七月十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左前脚不良于行)着令退出,并由后备马匹「帆哥儿」(赖维铭)补上。「好吉利」必须通过兽医检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抵达起步点后,黄皓楠表示对「真好彩」的动作有疑虑。「真好彩」接受兽医检查,经过必要的诊视后,兽医认为该驹适宜出赛。

  「飞马王子」出闸十分笨拙,因而失地。

  「一哥」自大外档出闸后于早段收慢,在马群之后切入。

  「真好彩」出闸笨拙。

  「朝五晚九」出闸仅属一般,继而收慢避开「激赏」的后蹄,当时「激赏」向外斜跑。

  「太阳旺旺」起初受催策,未能加速后在马群之后切入。

  「真好彩」在没有遮挡下走外叠直至跑过六百米处,此时「电子群英」在没有遮挡下走外叠。

  跑过三百米处时,「顺势宝」移至「电子群英」内侧以望空。

  于宣佈出赛时,史卓丰申报可能较「飞马王子」的配磅一百一十四磅超磅两磅。史卓丰其后于过磅时超磅两磅,与其申报一致,但在赛后返回覆磅时磅数却为一百一十八磅。由于史卓丰覆磅时较宣佈出赛时所申报额外超磅两磅,而这是他今季第四次因类似违规而被罚,因此这次他被罚款一万元。

  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帆哥儿」,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朝五晚九」,内窥镜检查显示该驹的气管内有很多血。「朝五晚九」必须通过兽医检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朝五晚九」、「顺势宝」及「激赏」均须抽取样本检验。

  第 8 场 (796) 摩法神采让赛 (第一组) 第三班 1200 米「乡村辉煌」于七月十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左前腿不良于行)着令退出,并由后备马匹「友盈有款」(莫雷拉)补上。「乡村辉煌」必须通过兽医检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爱乐宝」出闸仅属一般,向着外侧的「开心神驹」的后蹄斜跑。

  「红星」与「友情人」于起步时互相碰撞。

  跑了一段短途程后,「尽开颜」向内斜跑避开「越感」的后蹄,当时「越感」向内斜跑。

  自大外档出闸的「顺意宝」于早段收慢,在马群之后切入以取得遮挡。

  「友盈有款」于接近一千米处首次转弯时将头转侧及外闪,其后走大外叠,直至在接近八百五十米处时得以切入至主马群。

  「友盈有款」于跑过八百米处时切入「友风子雨」之后以取得遮挡,其后「爱马剑」迅速推进至靠近该驹的后蹄竞跑,「爱马剑」因而须勒避「友盈有款」的后蹄。跟随其后的「友情人」因而靠近「爱马剑」的后蹄处于窘境。

  过了五百五十米处后转弯时,「爱乐宝」(史卓丰)的动作严重失去平衡。史卓丰表示,当此宗事件发生时,他立即收慢「爱乐宝」,因为他认为坐骑欠妥。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爱乐宝」,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小组认为「爱乐宝」的表现难以接受。「爱乐宝」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检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接近四百五十米处转弯时,「友盈有款」将头转侧,其后于转直路弯时转弱之际外闪。

  过了二百米处后,「爱马剑」内闪,在「红星」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当时「红星」向外移出。

  被查询时,潘顿表示,他以往曾经获指示尽可能将「红星」移至马群外侧冲刺,皆因坐骑在马群加速时有时会未能一起上前,而将坐骑移至马群外侧将给予坐骑最佳机会在毫无阻挡下冲刺,从而能够让坐骑发挥其蓄势加速的力量。他说,考虑及此,他于接近一百五十米处时开始将「红星」向外移出,皆因在「友风子雨」外侧有毫无阻挡的空位。他说,在他将「红星」移至「友风子雨」外侧时,正迅速冲刺的「尽开颜」在催策下向内斜跑,导致他未能将「红星」移至「友风子雨」的外侧。他说,其后他将「红星」移回至「友风子雨」内侧,但由于空位不足,因而未能在「友风子雨」与「旺舖大师」之间推进。他续说,儘管于接近一百五十米处时在「旺舖大师」内侧及「越感」外侧有空位,但他不愿推进至该位置,因为在他看来,继续留在「友风子雨」外侧会有较大机会望空。

  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友盈有款」及「开心神驹」,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尽开颜」及「越感」均须抽取样本检验。

  一般事项

  一、七月八日沙田赛事兽医报告增补

  赛后兽医检验(没有使用内窥镜)显示「极速骏马」、「雪战神驹」、「踏雪名驹」、「大道至公」、「盛势」、「铭记心中」、「欢乐之光」、「翠龙」、「虫草之星」、「劲无比」、「飞霞」、「赢马神器」、「总统至上」、「鞍歌」、「大红包」、「金碧科」、「巴基之友」、「及时行乐」、「錶之宝宝」、「精算闪击」、「英明勇将」以及「孟买之星」均无明显异常之处。

  二、

  赛事化验所检验证实「皇牌」、「勇福星」、「剑二十」、「霸胜」、「盖世之宝」、「快乐神驹」、「骏风驰」、「大众精英」、「老实人」、「胜利欢星」、「超能量」、「金狮雷将」、「烽烟四喜」、「祥光普照」、「智力宝」、「一舖成名」、「清新动力」、「妙算达人」、「加州福星」、「皇龙大将」、「小鸟敖翔」、「巡航导弹」、「发财先生」、「冰糖葫芦」、「翡翠福星」、「綫路光辉」、「自在人生」、「加州再豫」以及「财宝家驹」(七月一日)均一切正常。

  重点撮要

  一、退出

  第四场:「华美之宝」于七月十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着令退出。

  第六场:「威风霸皇」于闸前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着令退出。

  第七场:「好吉利」于七月十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着令退出。

  第八场:「乡村辉煌」于七月十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着令退出。

  二、罚款

  第一场:莫雷拉(「自由飞翔」)于趋近二百米处时不小心策骑,被罚款十八万元。

  第七场:史卓丰(「飞马王子」)于覆磅时超磅两磅,被罚款一万元。

  三、严厉谴责

  第三场:祈普敦(「繁荣富强」)有关他于直路上的骑法。

  四、谴责

  第三场:梁家俊(「劲飞圣」)于接近七百五十米处时向内斜跑。

  五、警告

  第四场:李宝利(「事必获利」)于跑过千六米处时向内斜跑。

  梁家俊(「精选直前」)于跑过千六米处时向外斜跑。

  第六场:见习骑师潘明辉(「积极皇」)有关他于转弯时对坐骑用鞭。

  六、小组研讯

  第二场

  七、心律不正常

  第五场:「琴心星」

  八、闸厢测试

  第二场:「雷霆导弹」

  第五场:「多项领先」

  九、试闸

  第四场:「川河领驹」

  第五场:「琴心星」

  第六场:「八进」

  第八场:「爱乐宝」

  十、兽医检验

  第三场:「提款机」

  第四场:「华美之宝」、「川河领驹」

  第五场:「琴心星」

  第六场:「威风霸皇」、「八进」

  第七场:「好吉利」、「朝五晚九」

  第八场:「乡村辉煌」、「爱乐宝」

责任编辑:香港马会
声明:本文仅代表小编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