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马会

2018年7月4期-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发布时间:2018-08-04 16:26 来源:香港马会                       浏览:

  04/07/2018 - 跑马地

  草地

  (第1,2,3,4,5,6,7,8场)

  好地

  度地仪指数 : 2.70竞赛董事小组:

  陈南禄先生赛事主席陈景生先生祁礼谦先生首席受薪董事韦敦彦先生受薪董事布杰华先生受薪董事郭子贻先生受薪董事廖衍纶先生受薪董事第 1 场 (770) 凤仙花让赛 (第一组) 第五班 1000 米抵达起步点时,「辣得宝」重新装上右前蹄的蹄铁。「辣得宝」接受兽医检查,兽医认为该驹适宜出赛。

  「银城福星」出闸仅属一般,其后儘管受催策,但未能加速。

  「吉利马王」与「帝圣宝贝」于起步时互相碰撞,两驹因而双双失去平衡。「吉利马王」继而在「帝圣宝贝」与「有情风」之间受挤迫。自外档出闸的「吉利马王」及「帝圣宝贝」其后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跃出时,「榄球鑽石」在双双斜跑的「金饭碗」与「必定掂」之间受挤迫之际失地。在此宗事件中,「金饭碗」及「必定掂」均被「榄球鑽石」触碰后躯,两驹继而双双失去平衡。

  跑过八百米处时,「榄球鑽石」在「金饭碗」外侧的窄位竞跑,当时「金饭碗」在「劲骏皇驹」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之际收慢,而「劲骏皇驹」则向外斜跑。

  过了六百米处后,「大地和平」一度收慢避开「有情风」的后蹄,当时「有情风」向内斜跑。跟随其后的「银城福星」因而在「大地和平」之后处于窘境之际昂首。

  跑过五百米处时,「辣得宝」在「银城福星」内侧的窄位竞跑。

  趋近二百五十米处时,「榄球鑽石」靠近「必定掂」的后蹄处于窘境。

  跑过二百五十米处时,「金饭碗」一度在「劲骏皇驹」内侧的窄位竞跑。

  一百五十米处,「帝圣宝贝」向内斜跑避开「有情风」的后蹄,并碰撞「银城福星」。

  趋近一百米处时,「榄球鑽石」在「吉利马王」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

  五十米处,「必定掂」被「有情风」碰撞,当时「有情风」在「大地和平」(黄皓楠)内侧受挤迫之际向内斜跑,而「大地和平」则向内斜跑,继而向外移出以纾缓对「有情风」及「必定掂」的紧迫。小组谴责黄皓楠,并告诫他有责任在坐骑开始斜跑时立即停止催策并修正坐骑。

  在末段,「银城福星」在「首驫」的后蹄外侧紧迫竞跑。

  同样在末段,「辣得宝」在「劲骏皇驹」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因而未能被力策至终点。

  「有情风」沿途在没有遮挡下走外叠。

  「金饭碗」、「好准确」及「吉利马王」均须抽取样本检验。

  第 2 场 (771) 山茶让赛 (第一组) 第四班 1650 米抵达起步点后,「无限欣赏」更换繫舌带。

  「快乐魔王」出闸笨拙。

  「满载而来」同样出闸笨拙,跃出时踢中闸门内侧。「满载而来」其后向内斜跑,碰撞「劲勇威龙」的后躯。

  「赢歌」于起步时向内斜跑,碰撞「金津辉煌」。自外档出闸的「金津辉煌」及「赢歌」其后不久均收慢,并在马群之后切入。

  「放马过来」同样于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挡。

  跑了一段短途程后,「紫电明珠」向外斜跑,妨碍「鑽之友」。

  「无限欣赏」于接近千三米处时在没有遮挡下走外叠,过了一千米处后获许推进,然而持续在没有遮挡下走外叠。「无限欣赏」其后于过了五百米处后将头转侧及外闪,直路上堕退。

  过了一千米处后转弯时,「放马过来」及「金津辉煌」均勒避前面马匹。跟随「金津辉煌」的「赢歌」因而勒避,而跟随「放马过来」的「快闪的」则因而收慢避开该驹的后蹄。

  趋近五百米处时,「鑽之友」试图在「紫电明珠」与「同威」之间推进,当时该处空位不足,「鑽之友」其后靠近「紫电明珠」的后蹄竞跑。

  转直路弯时,「放马过来」靠近「金津辉煌」的后蹄处于窘境。

  接近三百米处时,「紫电明珠」自「悦目星光」之后向外移出以望空之际,靠近该驹的后蹄竞跑。

  接近终点时,「金津辉煌」在「悦目星光」外侧紧迫竞跑,因而未能被力策至终点。

  被查询时,田泰安表示,赛前打算于早段让「快闪的」在马群之后切入,皆因坐骑近仗自外档出闸后受催策上前,于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他说,他不想让「快闪的」出闸太快,因为这或会令他违反策骑指示,因此他收短缰绳,然而「快闪的」于跃出时立即昂首,导致他失去平衡,而「快闪的」则失地。他说,「快闪的」因而于早段居于较赛前打算为后的位置。

  赛后,兽医报告,「紫电明珠」左后蹄球节及跗关节部位的表皮有多处擦伤。

  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满载而来」,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金津辉煌」、「紫电明珠」及「悦目星光」均须抽取样本检验。

  第 3 场 (772) 康乃馨让赛 (第二组) 第四班 1200 米「活力宝驹」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幸运飞驹」。

  「中华壹号」自大外档出闸后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海龙」自外档出闸后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之际向内斜跑,接近一千一百五十米处时碰撞「加州精英」的后躯,两驹因而双双严重失去平衡。

  跑过千一米处时,「霁月高风」在「你知我意」与「富万家」之间紧迫竞跑,当时「富万家」稍微向内斜跑。「霁月高风」其后碰撞「你知我意」,「你知我意」因而向内斜跑,导致「幸运飞驹」受妨碍。

  过了千一米处后转弯时,「活力宝驹」在「全胜姿态」与「猎狐章者」之间的窄位竞跑,当时「猎狐章者」将头转侧及向内斜跑避开「加州精英」。这导致「活力宝驹」于趋近一千米处时收慢避开「全胜姿态」的后蹄之际失地。

  趋近七百米处时,「加州精英」在没有遮挡下走外叠,过了七百米处后开始外闪。「加州精英」其后于转直路弯时外闪。

  进入直路后不久,「幸运飞驹」向内移入避开「你知我意」的后蹄以图望空。由于「你知我意」稍微向内斜跑,「幸运飞驹」其后于过了五十米处后在一段短途程上在「你知我意」的后蹄内侧处于窘境。在此宗事件中,「喜菜」一度在「幸运飞驹」内侧的窄位竞跑。

  跑过三百米处时,「霁月高风」在「全胜姿态」内侧紧迫竞跑。「霁月高风」其后开始堕退,趋近一百米处时收慢避开向外斜跑的「富万家」的后蹄。

  跑过二百米处时,「猎狐章者」向外斜跑,碰撞「巴基小子」的后躯。

  跑过一百米处时,「喜菜」与「中华壹号」紧迫竞跑。

  被查询有关「霁月高风」令人失望的表现时,韦达表示,坐骑于早段及中段的走势与上仗相若。他说,然而过了五百米处后,「霁月高风」须受催策,其后于转直路弯时,坐骑未有如上仗般加速良佳,反而须受力策及立即收窄步幅。他又说,儘管他未有察觉到坐骑不良于行,但无论如何,坐骑于末段未能展步。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霁月高风」,发现该驹左前腿不良于行。「霁月高风」必须通过兽医检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加州精英」,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全胜姿态」、「你知我意」及「幸运飞驹」均须抽取样本检验。

  第 4 场 (773) 康乃馨让赛 (第一组) 第四班 1200 米「金碧辉煌」于七月三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左前腿不良于行)着令退出,并由后备马匹「阳明满满」(何泽尧)补上。「金碧辉煌」必须通过兽医检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人和家富」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正本雄心」。

  「正本雄心」、「和谐繁荣」及「舰长天下」自外档出闸后均于早段收慢,在马群之后切入。

  儘管于早段受力策,但「春盈」未能加速,因而于跑过千一米处时在马群之后切入以取得遮挡。

  跑过七百米处时,「正本雄心」靠近「喝采」的后蹄处于窘境。

  过了六百米处后转弯时,「阳明满满」向外斜跑,碰撞「人和家富」的后躯,两驹因而双双失去平衡。

  跑过四百五十米处时,「春盈」在「飞跃宝驹」与「正本雄心」(沉拿)之间受挤迫之际勒避,当时「正本雄心」迅速推进至靠近「喝采」的后蹄,并因而须移离该驹的后蹄,继而向外斜跑。由于小组认为「正本雄心」向外斜跑是由于该驹在「喝采」之后迅速推进所致,而非沉拿于当时有意图地将坐骑向外移出,小组遂选择不向他提出不小心策骑的指控,然而小组告诫沉拿,他须确保在类似情况下尽全力阻止坐骑斜跑及造成干扰。「正本雄心」于此宗事件中失去右前蹄的蹄铁。

  跑过二百米处时,「喝采」起初移至「电讯超人」内侧,继而移至「极速银桂」内侧以望空。

  「飞跃宝驹」沿途在没有遮挡下走外叠。

  赛后,田泰安被「魅力星星」抛下,人马无恙。

  小组押后宣佈覆磅完毕,以判断「电讯超人」是否有确实负磅至终点。小组确定,「电讯超人」于接近终点时有不妥,导致骑师苏狄雄严重失去平衡。小组进一步确定,苏狄雄在冲线时被抛下之际与「电讯超人」仍有接触,而且没有任何身体部位触碰地面。由于小组认为「电讯超人」有确实负磅至终点,遂宣佈覆磅完毕并确定评判员宣佈的名次。当「电讯超人」有不妥时,「正本雄心」于冲线时受阻碍。儘管苏狄雄因在此宗事件中受伤而未能于赛后覆磅,但小组认为没有迹象显示「电讯超人」沿途的负重低于正确的负磅。因此,小组引用赛事规例第112(5)条赋予的权力,在苏狄雄毋须进行覆磅下宣佈覆磅完毕。

  兽医于赛后应练马师方嘉柏的要求替「极速银桂」进行内窥镜检查。兽医报告,是项检查显示该驹的气管内有很多血。「极速银桂」必须通过兽医检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人和家富」,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魅力星星」及「阳明满满」均须抽取样本检验。「电讯超人」亦须抽取样本检验。

  第 5 场 (774) 菖蒲让赛 (第一组) 第四班 1800 米「型酒杯」于七月三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左前腿不良于行)着令退出。「型酒杯」必须通过兽医检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抵达起步点后,莫雷拉表示对「肇庆威威」的动作有疑虑。「肇庆威威」接受兽医检查,兽医表示,儘管该驹未有明显的不良于行之迹象,但发现该驹的一对前腿动作十分不灵活。经必要的诊视后,该驹被视为不适宜出赛。因此,小组着令「肇庆威威」退出。「肇庆威威」必须通过兽医检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金童」出闸笨拙,其后不久在「港林福星」与「其乐无穷」之间受挤迫,当时「其乐无穷」向外斜跑。「金童」其后儘管受力策,但未能加速,早段居马群后列。跑过九百米处时,「金童」自「王者再现」之后向外移出,获许展步上前,居领放马外侧。

  「梦想飞翔」出闸笨拙,急促向内斜跑,以致在跑了一段短途程后碰撞「开怀大少」的后躯,两驹因而双双失去平衡。

  「王者再现」自外档出闸后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跑过千七米处时,「蒜头爷爷」自己将头转侧及内闪。

  跑过千四米处时,「开怀大少」靠近「骏协精英」的后蹄处于窘境。跟随「开怀大少」的「港林福星」向外斜跑避开该驹的后蹄,并碰撞「梦想飞翔」,当时「梦想飞翔」被带出更外叠。在没有遮挡下走外叠的「梦想飞翔」于过了千二米处后获许展步上前以佔取较近内栏的位置。

  趋近千一米处时,「开怀大少」在「骏协精英」之后处于窘境之际昂首。

  过了千一米处后转弯时,「港林福星」被「骏协精英」碰撞,当时「骏协精英」向外斜跑避开「友莹采」的后蹄。

  同样于过了千一米处后转弯时,「蒜头爷爷」一度在「友莹采」与「梦想飞翔」之间紧迫竞跑,当时「友莹采」起初向外斜跑,而「梦想飞翔」则向内移入至领放马外侧。

  跑过八百米处时,「港林福星」在勒避「蒜头爷爷」的后蹄之际昂首,当时「蒜头爷爷」在「梦想飞翔」之后处于窘境。

  过了七百米处后,「王者再现」在没有遮挡下走外叠。

  过了六百米处后转弯时,「友莹采」及「骏协精英」双双挨擦栏杆。

  同样于过了六百米处后转弯时,「开怀大少」向外斜跑,碰撞「其乐无穷」的后躯,「其乐无穷」因而失去平衡。

  跑过二百米处时,由于「港林福星」居「骏协精英」外侧及「友莹采」内侧,导致「骏协精英」在起初未能向外移出之际于「梦想飞翔」之后处于窘境。「骏协精英」其后于跑过一百米处时移至「梦想飞翔」外侧,当时「港林福星」收慢避开该驹的后蹄。

  在末段,「蒜头爷爷」内闪及难以策骑。

  同样在末段,「梦想飞翔」与「骏协精英」紧迫竞跑。

  「骏协精英」的练马师何良表示,该驹是晚增程角逐,而且排大外档出闸,加上赛前预期是赛步速不会太快,遂决定让该驹居较前位置竞跑。

  被查询有关「赤火神龙」是晚居前竞跑时,该驹的练马师贺贤表示,他于本季较早前曾让「赤火神龙」佩戴眼罩上阵,而该驹难以稳定走势。他说,他其后让「赤火神龙」除去眼罩在沙田角逐二千米赛事,并指示骑师居前竞跑。他说,儘管该仗已除去眼罩,但「赤火神龙」亦未能稳定走势,因此他于其后数仗指示策骑该驹出赛的骑师採取留后跑法,并确保该驹能于阵上更好地稳定走势。他说,「赤火神龙」是晚降班角逐,而且排外档出闸,加上增程竞逐千八米赛事,而他认为是赛步速不会快,因为他觉得对手中只有「肇庆威威」及「友莹采」惯常于阵上居前竞跑。他说,因此在「赤火神龙」角逐千八米途程的情况下,他认为该驹有机会佔取较前位置,儘管他不预期该驹有必要取得领先。他又说,「肇庆威威」在闸前退出赛事,以致「赤火神龙」有机会取得领先并主宰步速。他说,考虑到是赛步速似乎偏慢,他认为是晚让「赤火神龙」留后竞跑并不符合该驹的最佳利益。

  赛后,潘顿未能就「港林福星」令人失望的表现提供任何解释。他说,他认为「港林福星」在竞赛生涯此阶段尚未具备足够竞争力角逐第四班赛事。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港林福星」,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开怀大少」及「其乐无穷」,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赤火神龙」及「金童」均须抽取样本检验。

  第 6 场 (775) 澳洲赛马会锦标(让赛) (第一组) 第三班 1200 米「一舖纵横」于七月三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食慾不振)着令退出,并由后备马匹「力奇先锋」(沉拿)补上。「一舖纵横」必须通过兽医检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幸运兴隆」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喜胜驹」的后躯,两驹因而双双失去平衡。

  「金得彩」于跃出时被「和谐小子」碰撞,「和谐小子」出闸笨拙,继而向内斜跑。

  「快乐生活」于起步后不久在「状元才」的后蹄内侧处于窘境,当时「状元才」向内斜跑。

  「幸运兴隆」及「金得彩」自外档出闸后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儘管于早段在一段途程上受催策,但「力奇先锋」仍未能加速,其后于对面直路上被马群抛离。「力奇先锋」沿途持续被马群抛离,包尾大败而回。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力奇先锋」,发现该驹左前腿不良于行。小组认为「力奇先锋」的表现难以接受。「力奇先锋」必须试闸及格,以及通过兽医检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过了六百米处后转弯时,「开心有你」一度在「上海大师」的内侧紧迫竞跑,当时儘管其骑师已努力阻止,但「上海大师」仍将头转侧及内闪。

  趋近一百米处时,「快乐生活」在「和谐小子」之后向内移入,当时「和谐小子」正在堕退,碰撞「开心大师」,「开心大师」相应向内斜跑,碰撞「幸运兴隆」。

  「金得彩」沿途在没有遮挡下走外叠。

  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和谐小子」及「状元才」,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精算八方」及「上海大师」均须抽取样本检验。

  第 7 场 (776) 莲花让赛 (第一组) 第三班 1650 米「幸运时代」于赛日早上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右前腿不良于行)着令退出。「幸运时代」必须通过兽医检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抵达起步点后,黄皓楠表示对「开心游戏」的动作有疑虑。「开心游戏」接受兽医检查,并未查出任何明显异常之处。经必要的诊视后,兽医认为「开心游戏」适宜出赛。

  「动力飞鹰」与「放眼量」于起步时互相碰撞。「放眼量」其后失去平衡及向外斜跑,导致「动力飞鹰」受挤迫及被带向外跑压向「高时运」,「高时运」因而被碰撞,其后在「军必胜」内侧受挤迫之际收慢。

  「合拍威龙」及「勇敢传说」自外档出闸后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招多福」亦于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挡。

  首次趋近终点时,「高时运」在「动力飞鹰」之后处于窘境之际昂首。

  首次跑过终点时,「放眼量」将头转侧、内闪及碰撞「嘉应之友」。

  过了千二米处后在一段途程上,「高时运」在抢口之际数度昂首。

  过了五百米处后,「开心游戏」被「雷公凿」带出更外叠,当时「雷公凿」向外移出以推进。

  接近七十五米处时,杜利莱(「红运发财」)跌掉马鞭。由于今次是杜利莱今季第三度于阵上跌掉马鞭,小组告知他,倘若他在本马季结束前再干犯类似错误,小组或会採取进一步行动。

  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开心游戏」,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高时运」,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但由于该驹烦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进行内窥镜检查。

  「雷公凿」及「嘉应之友」均须抽取样本检验。

  第 8 场 (777) 帝王花让赛 (第一组) 第二班 1650 米「海利多」及「威信」自外档出闸后均于早段收慢,在马群之后切入。

  儘管于早段受催策,但「靓紫荆」加速需时。

  趋近千二米处时,「赤兔宝驹」将头转侧,向着「美丽精神」的后蹄外闪。

  跑过五百米处时,「喜装宝」在「连利之星」之后受困之际在该驹之后处于窘境。「喜装宝」其后于转直路弯时及直路早段难以望空,跑过二百米处时向内移入避开「美丽精神」的后蹄以望空。

  趋近四百米处时,由于「威信」绕过「美丽精神」推进,「美丽精神」因而靠近「都灵红星」的后蹄处于窘境。

  接近终点时,「海利多」将头转侧及内闪。

  被查询时,吴嘉晋(「劲精神」)表示,由于是晚有数匹赛驹以往曾于阵上佔取前列位置,他认为今仗赛事步速会偏快。他说,因此他获指示自外档出闸后尽可能佔取大约中间或中间之前位置。他说,他于跃出时留意到居其外侧的「美丽精神」正受力策,而由于居其内侧的「赤兔宝驹」正在收慢,他遂将「劲精神」切入以佔取中间位置。他说,然而由于各驹所分佈的位置,他未能向内移入至第三叠或更接近内栏的位置,因而沿途在没有遮挡下走外叠。

  被查询时,沉拿表示,他于早段将「威信」置于马群后列竞跑后,他于跑过七百米处时选择开始绕过「劲精神」推进。他说,儘管此时赛事步速中等,但他认为在是晚各场赛事中居后列的赛驹均难以追前,因此他认为最佳的选择是于赛事此阶段开始推进,以免在较后阶段须自后列追前。他又说,儘管「威信」于最后一百米未能以劲势冲刺,他认为这并非由于他须自七百米处起开始催策坐骑所致,而是由于坐骑自上週三作赛后尚未恢复体力,皆因他认为坐骑似乎在有充分休息时方能交出最佳表现。

  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喜装宝」、「连利之星」及「美丽精神」,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检查「情趣」,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但由于该驹烦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进行内窥镜检查。

  「估惑」、「赤兔宝驹」及「都灵红星」均须抽取样本检验。

  一般事项

  一、押后研讯-七月一日沙田赛事-第十场(769)

  见习骑师黄俊(「胜利专家」)承认一项不小心策骑〔赛事规例第100(1)条〕,事缘在趋近三百米处时,他容许坐骑在尚未带离「自在人生」时向内斜跑,导致该驹勒避及失去应有的跑线。小组判罚见习骑师黄俊由七月十一日星期三开始停赛,直至七月十六日星期一才可再次出赛(两个香港赛马日)。

  二、

  「暴风小子」(B91)于六月二十九日星期五在佩戴头罩下按规定完成试闸,因此须于下仗佩戴该配备出赛。练马师郑俊伟被罚款二千元,事缘他未有在规定时间前替已报名参加七月八日星期日沙田赛事的「暴风小子」呈交相关配备变更申请。

  三、七月一日沙田赛事兽医报告增补

  赛后兽医检验(没有使用内窥镜)显示「皇牌」、「勇福星」、「剑二十」、「霸胜」、「盖世之宝」、「骏风驰」、「大众精英」、「老实人」、「胜利欢星」、「超能量」、「烽烟四喜」、「祥光普照」、「智力宝」、「一舖成名」、「清新动力」、「加州福星」、「皇龙大将」、「小鸟敖翔」、「巡航导弹」、「发财先生」、「冰糖葫芦」、「翡翠福星」、「綫路光辉」、「自在人生」、「加州再豫」以及「财宝家驹」均无明显异常之处。

  四、

  赛事化验所检验证实「天胆」、「玩得喜」、「好叻仔」、「真跑得」、「驾迅」、「时时精綵」、「大雄图」、「一帆风顺」、「花月流星」、「鳄临天下」、「及时行乐」、「轩辕齐飞」、「韵妙星」、「马索尔」、「福威胜」、「澳斯卡」、「加州议长」、「军歌」、「神威敖翔」、「精益求精」、「上签」、「蓝天堡马」、「估惑」、「以奇用兵」、「美丽宝贝」以及「錶之太阳」(六月二十四日)均一切正常。

  重点撮要

  一、退出

  第四场:「金碧辉煌」于七月三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着令退出。

  第五场:「型酒杯」于七月三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着令退出。「肇庆威威」于闸前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着令退出。

  第六场:「一舖纵横」于七月三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着令退出。

  第七场:「幸运时代」于赛日早上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着令退出。

  二、更换骑师

  a.由于贝汤美身体不适,小组于赛日下午批准下列马匹更换骑师:

  第三场:「中华壹号」改由李宝利策骑

  第四场:「统治者」改由潘顿策骑

  第五场:「港林福星」改由潘顿策骑

  b. 苏狄雄在第四场被「电讯超人」抛下后,马会赛事医疗主任认为他不适宜继续作赛。因此,小组批准第七场「军必胜」改由赖维铭策骑。

  三、罚款

  一般事项:练马师郑俊伟(「暴风小子」)因未有呈交配备变更申请,被罚款二千元。

  四、谴责

  第一场:黄皓楠(「大地和平」)于五十米处向内斜跑。

  五、警告

  第四场:沉拿(「正本雄心」)于跑过四百五十米处时向外斜跑。

  第七场:杜利莱(「红运发财」)今季第三次于阵上跌掉马鞭。

  六、停赛

  一般事项:见习骑师黄俊(「胜利专家」)于趋近三百米处时不小心策骑(七月十一日开始停赛,七月十六日才可恢复出赛-两个香港赛马日)。

  七、小组研讯

  第四场

  八、试闸

  第六场:「力奇先锋」

  九、兽医检验

  第三场:「霁月高风」

  第四场:「金碧辉煌」、「极速银桂」

  第五场:「型酒杯」、「肇庆威威」

  第六场:「一舖纵横」、「力奇先锋」

  第七场:「幸运时代」

责任编辑:香港马会
声明:本文仅代表小编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